回风萧瑟参差影 山水清音慰惊魂

2019-06-24 13:55:35 来源:现代语文网

元和七年(812)秋天,已经是柳宗元贬到永州的第八个年头了,作为司马的闲职,除了游山玩水、读书著文,实在是无所事事。而郁积在内心深处的孤愤又需要发泄,苦闷至极只得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去寻找半晌的安慰。

南涧便是这样一个抱负的处所,这是柳宗元新近发现的一个美好胜境,南涧即石涧,他在《石涧记》中这样描写道:“(石涧)亘石为底,达于两涯。若床若堂,若陈筵席,若限阃奥。水平布其上,流若織文,响若操琴。揭跣而往,折竹扫陈叶,排腐木,可罗胡床十八九居之。交络之流,触激之音,皆在床下;翠羽之木,龙鳞之石,均荫其上。”石涧的底部全都是巨石,一直延伸到两边的水际,这些石头千奇百态,有的像床、桌子、门堂的基石,有的像筵席上摆满菜肴,有的像用门槛隔开的表里屋;水流平布石上形成丝绸布帛一样的斑纹,水流发出的淙淙音响像是仙女弹奏的优雅琴声。真是一个可居可游的人间仙境。人赤脚踏入水中,折竹箭扫除陈叶腐木,清理出一块可排十八九张交椅的空地来,可供游人小憩。那回荡迅捷的流水和奔流撞击的水声都在床下;像翠羽的绿树,像鱼麟的石块,都遮蔽在交椅之上。这里实在是一个清寂幽峭的地方。柳宗元在写完记后,又在石头上题诗,就是这首被苏轼誉为“妙绝古今”的五言古诗——《南涧中题》。

回风萧瑟参差影 山水清音慰惊魂

秋气集南涧,游亭午时。回风一萧瑟,林影久参差。始至若有得,稍深遂忘疲。羁禽响幽谷,冷藻舞沦漪。去国魂已游,怀人泪空垂。孤生易为感,失路少所宜。索寞竟何事,徘徊只自知。谁为后来者,当与此心期。

开头两句交代游的时间、季节和地点,概括对南涧秋色的整体感受。诗人中午时分自游览南涧,林冷涧肃,木叶黄落,犹如深秋的冷气都凝集在这山涧之中,给人以萧瑟之感。忽然间,凶猛的旋风长啸而下,树木摇动,林影参差,久久不息,令人心悸魄动,给人一种凄冷彻骨之感。明显与柳宗元《袁家渴记》中描写的春夏之交的暖风大为异趣,那时“每风自四山而下,振动大木,掩苒众草,纷红骇绿,蓊葧香气,冲涛旋濑,退贮溪谷,摇飘葳蕤,与时推移”。犹如一刹那就众芳摇落,秋天清气满涧了。接下来两句转写游的感受与心绪改变,初入其境若有所感,心与境遇,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地身心沉浸其中,进入忘我状态。这两句具有哲理性,含有某种潜心不雅照自然有所体察的意趣,清人沈德潜说“为学仕宦,亦如是不雅”(《唐诗别裁集》),可见其内涵具有普泛性,能引起人们多方面的联想。随后两句紧承“稍深”展开,忽闻禽鸣幽谷,那惶急的叫声,犹如是失群的孤鸣,使人联想到漂泊者的孤悲寂,而水藻在波面上舞动,犹如又给人一种凄冷之感,一个“羁”字和一个“冷”字,使景物染上了强烈的主不雅色彩,而一个“响”字和一个“舞”字,则从听觉和视觉两方面以动衬静,既写涧谷僻静寂寥,又写出秋风的劲疾严酷。柳诗善于炼字,像名联“惊风乱飐芙蓉水,密雨斜侵薜荔墙”等,都是典型的表示。

诗的后八句,着重抒发诗人由联想而产生的感慨。诗人长期贬居荒远南国,已经神情隐约,去国怀人之情与日俱增,然而山川阻隔,音书难寄,唯有垂泪叹惜。曾经与本身同道的亲密战友,有的已人琴俱亡,有的则分散异地,天各一方,悲恸与长恨萦绕心头。人孤则易为感伤,政治上一失意,便跋前踬后,如今处境索寞,还能有什么成就呢?自顾影徘徊,心中积郁的苦闷只有本身明白,言外是无人明白和同情的悲叹。这是一个苦闷的灵魂惘然无着落的自思、自怜与自叹,蕴涵着莫可名状的空虚热闹和难以排遣的孤悲惨。最后两句说以后若有谁再迁谪来此,或许会明白我现在的表情。如果与幽州台上的呼喊“前不见古人”相较,可知陈子昂追寻的是古代君臣相知的际遇,而柳宗元则是求知音于将来,但他们有一点则是相同的,即他们都是不为当世所明白也不为社会所接纳的孤落寞者。诗人因参加王叔文政治集团而遭受贬谪,使他感到忧伤愤懑,而南涧之游,本是解人烦闷的乐事,然所见景物,却又偏偏勾引起他的苦闷和懊恼。

苏轼认为这首诗“忧中有乐,乐中有忧”。这见解是特而深刻的,但忧与乐不是平分的,而是以忧为主导,从为排解忧虑出发,最后却回归无法解脱的烦忧,柳宗元实在背着难以摆脱的精神枷锁,他不克不及像杜甫那样认识到“王侯与蝼蚁,同尽随丘墟”,该放下的都能放下,不必太较真,这是他幸福的根源。而永恒的山水胜境,毕竟能够娱人耳目,也能以其清虚灵境化解忧虑,柳宗元的游览山水本是寻找心灵的寄托,但是他一个性格执拗的内向型诗人,心中盘郁纡徐的总是作茧自缚的蚕丝,因此难以超越到奔放潇洒的境界。他在《与李翰林书》中说:“仆闷即出游……时到幽树好石,暂得一笑,已复不乐。何者?譬如囚拘圜土,一遇和景,负墙搔摩,伸展肢体,当此之时,亦以为适。顾地窥天,不过寻丈,终不得出,岂复为之能舒畅哉!”正是这种囚徒的处境与心态,决定了他的“游”只能以排忧始,以沉忧终。这既是柳宗元个人的悲剧,也是时代的悲剧。

苏轼又说“柳子厚南迁后诗,清劲纡徐,大率类此”(《东坡题跋》卷二)。指出了柳宗元贬后诗歌的基本特色。“清”指其诗境界清寂,“劲”指其诗锤炼语言,用字傅稼力度感,“纡徐”则指其深藏的情感沉郁萦绕,难以排解。可以说准确地概括了柳宗元诗歌的艺术特点。历代学者论述山水诗史,总喜爱合称韦柳,认为他们的五古都有清淡简古的特点,其实,韦诗闲婉淡雅,萧散自然,而柳诗高古清淡中包蕴着忧愁愤懑。刘熙载说“韦云‘微雨夜来过,不知春草生是道人语;柳云‘回风一萧瑟,林影久参差是骚人语”,正道出两人心态诗境的区别。

热点图文